包商银行减记冲击波:中小银行“补血”受累
四川卫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最新更新
相关文章
四川卫视 > 财经 > 包商银行减记冲击波:中小银行“补血”受累文章内容
包商银行减记冲击波:中小银行“补血”受累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20-11-21   点击:

  包商银行触发二级资本债券减记条款后,余震开始显现,已有中小银行临时取消二级资本债券的发行。原本定于11月17日发行的福建海峡银行总额为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第二期)取消发行,发行的具体时间将另行公告。在分析人士看来,福建海峡银行取消二级资本债券发行,除了受市场波动影响外,还出于对发行成功率与成本方面的多重考虑,当前,包商银行减记风波未减,短期内可能会导致中小银行发债补充资本难度略有上升。

  减记连锁反应

  对于取消二级资本债券发行的原因,福建海峡银行在公告中称,“由于市场出现波动,该行与簿记管理人决定择时重新发行,发行的具体时间将另行公告”。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11月16日上午,福建海峡银行还发布了《2020年二级资本债券(第二期)申购区间与申购提示性说明,根据说明,福建海峡银行此次拟发行的2020年二级资本债券(第二期)信用等级为AA,发行金额为5亿元,属于10年期固定利率债券,第五年末附发行人赎回选择权,发行期为11月17日-19日,缴款日和起息日均为11月19日。

  这笔二级资本债券主要用于充实福建海峡银行二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以增强该行的运营实力,提高抗风险能力,支持业务持续稳健发展。根据该行三季度财报数据信息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福建海峡银行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2%、10.12%、10.12%。同比分别下降2.18个、0.51个、0.51个百分点。其中,资本充足率较年初的14.12%下滑了2.92个百分点。

  针对后续二级资本债券的发行计划,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致电福建海峡银行方面进行采访,但电话未能接通。

  这是包商银行触发二级资本债券减记条款后,第一家宣布取消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的中小银行。此前的11月13日,包商银行在中国货币网发布公告称,拟于11月13日对已发行的65亿元“2015包行二级债”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共计约5.86亿元不再支付。触发减记的原因为,11月11日,该行接到央行和银保监会《关于认定包商银行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的通知》,央行、银保监会认定该行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分析认为,近期市场异常波动较为特殊,10月信用债违约事件多发,叠加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减记,市场需要对这些事件进行消化。福建海峡银行取消二级资本债券发行,主要是受近期市场波动影响,发行方还是出于债券发行成功率与成本方面的考虑。

  中小银行“躺枪”

  据了解,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是指商业银行发行的、本金和利息的清偿顺序列于商业银行其他负债之后、先于商业银行股权资本的债券,是用来补充银行资本金,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拓宽银行资本补充渠道的重要工具。

  据平安证券分析师刘璐统计,从数据上看,银行二级资本债托管量从2014年底的3600亿元增长到2020年10月的23400亿元;截至2020年10月,银行永续债托管存量为10600亿元。从近两年的单月净融资额来看,2019年银行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平均值分别为115亿元和475亿元,而2020年分别为339亿元和493亿元,说明银行补充资本的速度在加快,而且二级资本债增速更快。

  通常情况下,银行在发行二级资本债的募集说明书中会有一条减记条款,具体内容是,当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发生时,发行人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在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全部减记或转股后,将本期债券的本金进行部分或全部减记。

  而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全额减记在国内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历史上尚属首次,包商银行此次事件也打击了市场对于中小银行资本工具投资的信心。“包商银行事件的确影响了中小银行信用债券的发行,主要是减记条款触发后,不还本不付息。并且二级资本债券占用表内风险资本系数较大,表外资金目前实行净值化转型,产品要独立核算、独立记账等,亏损造成的影响更大,因此也限制了投资。”一位国有大行人士直言。

  补血难度加大

  可以看到,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全额减记,释放的打破刚性兑付信号非常明显。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包商银行此次事件为市场敲响了警钟,资本工具中的减记条款并非形同虚设,而是具有实际意义。未来市场将更加重视减记条款、触发条件等。同时也将倒逼银行加深内功修炼,否则很可能无法获取市场认可;倒逼投资主体强化风险意识,加大对银行主体资质与底层资产质量的充分尽调,最终为推动银行业高质量发展打下坚实根基。

  而市场人士也多认为,此次事件将导致投资者认购热情降低,中小银行的融资成本和资本补充难度进一步上升。正如周茂华所言,包商银行事件短期可能会整体降低市场风险偏好,导致中小银行发债补充资本难度略有上升,但目前国内经济持续复苏,国内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呈现显著,宏观风险降低且可控,政策空间充足。随着市场情绪缓和,中小银行业融资风险溢价将逐步降低,但预计市场将呈现结构性分化。

  事实上,监管对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问题尤为关注。今年以来,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推动企业有效复工复产,国家一直在鼓励银行加大对企业的信贷投放力度。而信贷投放的扩张,无疑会进一步加大对银行资本金的消耗。以中小微企业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区域性中小银行也因此面临更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5月27日,银保监会发布通知,保险资金投资银行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的可投资范围大幅放宽,有利于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中也提到,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敦促中小金融机构推进自身改革,回归本源,坚持功能定位,完善公司治理。

  普华永道此前发布的报告提到,2020年上半年,在增提拨备和加大对中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力度的情况下,上市银行各级资本充足率呈现明显下降趋势。为缓解资本压力,银行通过增发、配股、优先股、永续债、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多渠道资本工具发行,持续补充资本。

  而从上市银行三季报来看,截至三季度末,26家A股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有所下降,其中7家银行下降幅度超过1个百分点。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国内经济逐步复苏,信贷投放需求增加,银行资本补充需求将持续存在。同时,不良资产上升压力仍然存在,增强风险抵补能力对银行尤其重要。

  “从中长期看,提升中小银行补充资本能力,关键还是如何提升中小银行自身经营管理水平,内部股权结构清晰、治理制度完善,风控与经营水平不断提升,并具有一定区位或经营特色等,是获得投资者青睐的关键。”周茂华进一步指出,对监管来说,应鼓励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通过创新提升资本工具的流动性,此外,国内地方专项债在满足一定约束情况下可以补充中小银行资本,也将是有益探索。

(责编:赵安妮(实习生)、李栋)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本站动态 | 广告服务| 商业合作 | 联系方式 | 服务声明 |
Copyright © 2017 四川卫视 版权所有